加拿大:那么多年的感情,终究是错付了
发布时间:2020-06-18

(一名加拿大维和士兵在马里加奥)

2016年2月,特鲁多当选自由党总理后再次提出参选——“不可否认,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一个席位将是额外的助力,能确保加拿大在国际高层领域发出声音,并对外传播加拿大的价值观。我们将继续捍卫多边主义,这不仅对世界有利,更对加拿大人有利”。

(魁北克省前省长、加拿大竞选安理会席位特使Jean Charest)

现在加拿大远不能和1998年成功当选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加拿大相比——在那时,加拿大是维和部队的主要资助国、领导了一场国际禁雷运动,并帮助建立了国际刑事法院。不仅如此,加拿大的软实力在当时在全球赢得了极大的尊重,获得了广泛的支持。

如果真如特鲁多的竞选口号一样,“加拿大回来了”,今天的投票结果肯定不会是以落选收场。但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加拿大保守党党首Andrew Scheer的推文)

但Harris同时表示,加拿大仍有其他的途径展现其国际影响力,例如积极参与七国、二十国集团峰会和其他国际组织。但更重要的是,自由党政府必须弥补这次失利带来的损失,并完成其之前的承诺。

2016年,特鲁多率领的加拿大参选联合国安理会临时成员国时承诺,加拿大将派出600名维和士兵和150名维和警察参与联合国的联合行动。可在2020年4月,而加拿大在外维和人数仅为35人,是加拿大维和部队建制以来派遣人数最少的一次。而在同期,有474名爱尔兰维和人员参与联合国任务,挪威则派出了65人。

而与此同时,据CBC报道,加拿大往拉脱维亚派遣了数百名武装部队成员——显然特鲁多政府认为支持北约军事行动远比联合国维和行动更重要。

“特鲁多政府的又一次失败,他还将继续失败下去!他出卖加拿大的原则,想满足自己的面子和虚荣心。真是浪费!”

“令人失望的失败”与“光荣的成果”

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的结果

正如CBC所言,今天的加拿大“不配在联合国安理会占有一席之地”,因为就对联合国目标的承诺而言,挪威和爱尔兰显然做得更好。而特鲁多政府则需要从停止对发展中国家进行空头许诺,并认真分析、审查加拿大的外交政策究竟应如何落到实处。

加拿大历史上曾6次获得安理会临时席位,最近一次是在1999-2000年。2010年,Stephen Harper率领的保守党政府曾竞选过该临时席位,但以失败告终。

亲巴勒斯坦人士则在同一问题上进一步指责加拿大,称其失败的中东政策“未能表现出加拿大在人权和国际合作领域的领导者地位,并让加拿大与世界舆论隔绝”。近几个月以来,特鲁多在巴以问题上始终相对沉默,但本次入选安理会成员国的挪威和爱尔兰则屡屡谴责以色列的越界行为。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Marc-Andre Blanchard称,本次失利并不会让本国从此拒绝参与国际事务。相反,在本次投票结果揭晓前不久,香港百老汇荣誉特鲁多援引了加拿大在应对气候变化、促进世界和平与安全以及支持发展中国家和妇女权益方面的记录,并表示无论结果如何,加拿大将继续为减少全球冲突和不平等而战。

但是,当加拿大在游说非洲国家并悄无声息地承诺发展援助以换取选票时,体量比加拿大要小上不少的爱尔兰和挪威,这两年的国际信誉比加拿大要好得多。

更糟的是,加拿大矿业公司在拉丁美洲的近乎掠夺式开发让当地人蔑称加拿大为“打北方来的外国佬”;在外交政策中,加拿大一贯支持美国的目标,而不是在全球范围内赢得人心。

非洲国家在联合国共有54票,而加拿大至少需要获得129票才能赢得两个安理会两个轮值席位之一。

此外,也有人认为加拿大本次失利是一种荣誉:魁北克省前省长、加拿大竞选安理会席位特使Jean Charest称,通过这次竞选活动,加拿大加强了与不少国家的关系,因此“虽然这是艰难的结果,但对加拿大来说是光荣的”。

新民主党外事评论家Jack Harris称加拿大本次落选结果“非常令人失望”,并表示此次失利的原因在于加拿大对发展中国家援助、维和行动、气候变化和原住民权利领域做出的贡献不足。

联合国安理会中共设有15个成员国。除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中国这五个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外,还包括10个临时成员国席位,临时成员国任期为两年。

2020年2月,特鲁多首次访问非洲,并在非洲联盟的年度会议上游说不少具有争议性的领导人为加拿大竞选联合国安理会席位投票。

6月17日,在联合国大会193个成员国的无记名投票中,加拿大仅赢得108票,在第一轮投票中惨遭淘汰。挪威和爱尔兰分别以130票和128票的优势锁定联合国安理会中现有的两个轮值席位。

但尽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外交部长商鹏飞在近期的国际会议上费尽口舌,游说诸国为加拿大拉票,加拿大本次还是未能如愿以偿。

尽管进行过激烈而昂贵的外交努力,加拿大本次仍然未能取得其梦寐以求的联合国安理会临时成员席位。

(2020年三月,多伦多市中心抗议加拿大外交政策中对本国矿业公司掠夺性商业行为的纵容)

落选结果刚出不久,加拿大反对党领袖Andrew Scheer率先在推特上用法语炮轰总理,将加拿大的失利归结到特鲁多一个人头上。

同时,本次失利也意味着已经花费的230万加币竞选经费白白打了水漂。

此外,挪威和爱尔兰提供给海外援助的资金占其各自国民收入的百分比也远远超过加拿大——挪威援助金额数量占其GDP的0.9%, 爱尔兰是0.26%,而加拿大则仅为0.26%。

“除此之外,加拿大对世界人权的支持摇摆不定——加拿大基本上在联合国所有支持巴勒斯坦地区人权的决议上投了反对票,但是它同时又选择性忽略了沙特阿拉伯对人权的践踏,还和它签订了新的武器出口协议。”

爱尔兰长期以来是小国中的“大声发言人”,最近的数十年一直强调对多边主义和巴勒斯坦建国主张的支持。此外,自1958年来,爱尔兰是安理会轮值席位候选国中唯一一个连续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国家。

(2020年2月12日,特鲁多出访非洲,会见塞内加尔总统Macky Sall)

(新民主党外事评论家Jack Har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