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徐艺洋:女团这条路,是时候站起来风风光光地走
发布时间:2020-06-15

徐艺洋、刘些宁营内互动

徐艺洋:我心目中的女团,是每个女生都有自己的担当,一起生活、工作、玩耍。但是之前我所在的团并没有什么活动,大家也仅仅是在做自己的事情,没什么团体的概念和意识。直到进了《创造营2020》我才觉得自己是真正在做女团了。

徐艺洋:哪有,不存在的(笑)。其实相比其他入营前就有很多演艺经验的人,我还是偏成长型的,《创造营2020》改变了我很多。

澎湃新闻:你在节目里说“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但我发现我一直是跪着的”,为什么会这样讲?

徐艺洋:跟我自身有关吧,我的舞台表现力一直是需要克服的一个弱点。过去我在舞台上表情很少,因为我觉得很多表情自己做出来不好看,而且我可能会过多地会在乎这句词应该怎么唱、这个动作要怎么跳,导致自己不能完全投入到表演当中。但是这次《River》,我第一次有了享受舞台的感觉,完全放开了自己。

澎湃新闻:对喜欢并支持你的粉丝,你想说什么?

【对话】

不过,听说连韬教练都在发她的表情包,女孩还是“悲愤交加”了:“我本来以为不会播的!当时毕少岩要离开,我真的很悲伤,哭到隐形眼镜都滑片……但是我觉得这样就是真实的我,刻意去控制表情才显得假呢,除了丑点也没什么不好的。”

长发飘飘、清纯亮眼又带点高冷范儿的徐艺洋,是那种乍一看会让人感到距离感的女孩。不过坐下交流几句后,徐艺洋“呆萌憨憨”的本质就慢慢暴露了。采访当天所在的摄影棚,有一条可爱的金毛爱跟着人求投喂,徐艺洋一看到就挪不开眼,“入营后Panda都是妈妈在养,上次有个活动可以和家人视频,我不想把氛围弄得太忧伤,就让妈妈给我看狗。”聊起爱宠,她就像你生活里能遇到的邻家妹妹:“不太黏人,在家时还把我的娃娃咬坏了。”

徐艺洋

澎湃新闻:如果没有这个特殊安排,原本你最想尝试的是哪首歌?

澎湃新闻:节目里你说,要让“怂”字从你的字典里消失,不过你怼老板的时候,看起来可一点也不怂。

徐艺洋:我和她在《创造营2020》之前就认识了,当时我们参加了同一档节目《超新星全运会》,她看我一个人坐着就主动来跟我说话,聊到之后还要一起参加《创造营2020》的面试。一开始我们都还有点拘谨,待在一起也是各玩各的多,但即使不说话也不会不自在。现在我俩的相处状态就是些不能播的内容(笑),有时会互相打闹、贫嘴吐槽,稍微和谐一点时就聊个不停,聊女孩之间的各种话题。

徐艺洋:其实她之前也说过一次类似的话,当时我还以为是客套话,但她真的就像顺位发表时讲的那样,一直保护着我。她经常会来找我聊天,分好吃的给我,有时她在拍中插而我在上课训练,回到宿舍后我的桌子上就会多一点小零食,让我感觉很温暖。如果公司给我寄了吃的,我第一个就会让她来我房间挑选,这是一个互相关心的过程。性格上她可能比我更“刚强”一点,总是督促我,每当我表达不出自己内心想法的时候,她会鼓励我,帮我告诉我想要传达的人。

凭借《River》的绝美舞台,徐艺洋在“位置测评”公演赢得一片赞叹,并获封“撑腰王”。“我一路走来都很少赢,更别说拿第一名。”女孩难掩激动,“在我喜欢的舞台上能拿到这样的成绩,也让我找回了自信。” 渐渐地,她在《创造营2020》也越来越“敢”——敢吐槽老板、敢争中心位,甚至敢于在第二次顺位发布上喊话“我的目标就是首发成团位”!在顺位发布稳步上升、排行第八的她,还当选了第三次公演《怪女孩》一曲的中心位。

徐艺洋:刚开始我也很担心,第一次公演前我在节目里都没怎么说过话,当身边会说话的人很多,我就是想说也不会说了。但是最近我越来越放飞自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比如录真人秀时,以前我想笑时会捂着嘴笑,现在我会笑到直接捶地。随着节目的播出,我一定会让观众看见更多不一样的我,发现我更多的可能性。我性格是比较慢热,但是大家也不用太过为我担心,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么怂了,二公我都敢争中心位,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敢”过。

澎湃新闻:第二次公演得知自己会被编入“不敢战队”,当时感想是怎样的?《River》舞台难度体现在哪儿?

徐艺洋:哈哈,我之前从来不觉得我有在怼他,工作人员说我属于“怼人而不自知”。录“吐槽大会”那天他说我老在节目里怼他,完了还吐槽他,我心想我只是实话实说啊!可能他这个人就比较容易被怼(笑)。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他是一个怎样的老板?

徐艺洋《RIVER》直拍

徐艺洋:“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好像是鹿晗教练以前说过的一句话,“跪着也要走”代表坚持不懈的态度,我觉得也很适用于自己,于是就把它作为个性签名。但我后来发现,从去海外到现在也有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练习、在跪着坚持,在女团上没有取得任何成绩。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不能再跪着了,过程很重要,结果一样重要,我也是时候站起来风风光光走一次了。然后我就豁然开朗,觉得这个座右铭得改一改——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但现在我要站起来风风光光地把它走完!

徐艺洋的表情包,最近被网友“玩坏了”

徐艺洋:是压力,也是动力。我过去可能不太会逼着自己去做一件事,但在《创造营2020》遇到困难、坚持不下去时,香港百老汇证书我会考虑到公司和韬教练,会有“不能给他丢脸”这样的想法。

澎湃新闻:这次拿到了“撑腰王”,对你有怎样的意义?

澎湃新闻:你心中想呈现的女团,是什么样的?

徐艺洋在第二次排名获得第八位

我从小就被家人保护得很好,即使后来独自去海外训练,也还是处于成长很慢的一个状态。在海外的那三年,我天天在宿舍、公司两点一线,没有舞台、没有社交,环境非常封闭。我的朋友可能在三年里经历了很多事,但对我而言那段时间仅仅是训练艺能,心理压力也很大,甚至还没有之前在学校那么开朗。

“我是挺怂的,可能这就是上天安排好的吧。”起初,徐艺洋的心态还算淡定,没想到高难度的唱跳、队友的离开、与舞台水景的磨合……桩桩件件让她崩溃到爆哭。登台后也顾不上纠结表情美不美丽、头发有没有乱,她终于抛开包袱:“以前我的表现会有点呆板,《River》让我第一次有了享受舞台的感觉,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表现力也自然而然地释放了。”

《创造营2020》以“敢,我有万丈光芒”为个性宣言,而徐艺洋在节目中展现的“怂”,与她的履历多少不那么相符:2014年,远赴海外训练,一直是热度很高的新女团成员候选;2018年,参加综艺选拔成功获得成团资格;随前组合活动期间,发过单曲、拿过奖项……

澎湃新闻:你曾在海外训练多年,也有过女团经验,节目开播前还以为你会是“大魔王”。

徐艺洋:当我听到这个安排的原因是自己总说“不敢”,我觉得可能这就是上天安排好的吧,我是挺怂的。能选入一个唱跳都很重的舞台,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只唱歌或者只跳舞都显露不了我的实力,而《River》首先是一首纯英文歌曲,它的音比较高;然后唱跳结合,虽然舞蹈动作没有特别复杂,但是该有的发力点都有,还需要用全部的力量唱出来,所以是很有难度的。

“我现在不怂,越来越放飞自我”

其实直到顺位发布,我对自己前面几期的表现并不是很满意,觉得不可能进入前十名。所以当我知道自己第九名时,我很吃惊,包括二公的“撑腰王”,给到了我太多信心。之前我没有想过能有这样的成绩,现在我会更加努力,不辜负粉丝日日夜夜为我辛苦投票。因为有人还在喜欢着不够优秀的我,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徐艺洋:真的非常感谢,粉丝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也是我前进的动力。过去在海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会看私信,总感觉是我熟悉的那几个id,回国后也会经常见到,这给到了我很大的力量。他们是在我只有一张照片的时候就支持我的人,我甚至不知道她们喜欢我什么,那可能就是缘分。

澎湃新闻:粉丝之前还挺担心的,觉得你佛系、寡言的性格,不太适合《创造营2020》这类赛制。

我现在还觉得自己很小的原因,就是那三年我可能并没有长大,一直停留在十七八岁的样子。回国之后我也参加过一档节目,但也并没有通过它实现女团的梦想。

于是观众在《创造营2020》里发现,这个学员是个低调脆弱的小白:“身边会说话的人很多,我就是想说也不知道说什么。”接着,还因为讲了28次“不敢”进了“不敢战队”,本来只想安静在舞台上唱个歌,结果被要求表演极具张力的《River》。

徐艺洋在创造营吐槽大会上吐槽黄子韬

徐艺洋:他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在我入营之前,我和他的相处更像是朋友或者哥哥妹妹。平时他很关心身边的人,但在工作上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专业上的东西他总是有一说一,把他从艺的经验和练习的方法认真地讲给我听,帮我分析面对困难要怎么处理。

徐艺洋:我之前一路走来都很少赢,更别说拿第一名,所以“撑腰王”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大的肯定。而且这次的舞台我也非常喜欢,在我喜欢的舞台上拿到这样的成绩,也让我找回了自信。

“《River》让我第一次享受舞台”

徐艺洋:当时我填的志愿三首歌都是vocal,分别是《那女孩对我说》《世界不会轻易崩塌》《夏天的风》。我考虑到作为女团唱跳的舞台还蛮多,第一次《招牌动作》也是唱跳,而单纯唱歌的舞台只有在位置测评环节才会有机会,我本来是希望能安安静静唱个歌。不过这次《River》我也争取到了自己想要唱的一段,高音很有力量,这也是我第一次在舞台上挑战比较有爆发力的歌曲。

澎湃新闻:你是作为黄子韬教练旗下的艺人来参赛的,这有给到你压力吗?

徐艺洋过去一直很疑惑,为什么有人会仅仅因为一张公式照就喜欢上她?显然,现在这个在《创造营2020》活得越来越放飞、快乐、闪耀的徐艺洋,拥有了更多被人喜爱追随的理由。

若即若离的女团梦曾让她迷失。当同龄人初入社会,她永远公司宿舍两点一线,没有社交,前途未卜,只有无休止的训练、考评。海外的三年为她打下了良好的艺能基础,也让她停摆在青涩懵懂的状态。回国后录制节目,徐艺洋面对突然的挑战措手不及,又因顾念友情放弃了Battle机会、爆冷淘汰,虽然后来还是返场成团,但终究给观众留下了“对舞台缺乏热情”的印象。在她的回忆里,自己在女团这条路上是有韧劲的,却也是失意的。

澎湃新闻:记得第一次顺位发表时,她还“表白”说想保护你。

澎湃新闻:有没有想过很少赢的原因?

澎湃新闻:在节目中里你跟刘些宁关系很亲密,其实你们的经历有一些相似之处,首次公演时还同在《招牌动作》小组,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呢?